静思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西海岸美式居合 > 第8章 要不做个线人 第(1/1)分页

第8章 要不做个线人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第8章  要不,做个线人?

    “这东西到底有什么?”

    从长滩市警局走出,重新回到警车上的罗宿将裤兜里被信封包着的手机给掏了出来,有些疑惑里面到底装了什么东西。www.shumobao.com

    不过罗宿却也并没有去打开,毕竟有些东西,能不看还是不要看的好。

    “七点半?”

    罗宿探出自己手机看了一眼,才晚上七点半,距离自己平时九点下班还有一个半小时。

    每天干到晚上九点,连续一周能有一点全勤正义值,罗宿已经满勤六天,今天总不能把它给浪费掉了。

    “对了,那家伙。”

    就在罗宿思索着自己该去哪里再晃一圈的时候,突然想起中午的时候躺在长椅上的那名黑人。

    “应该已经走了吧?”

    罗宿不觉得那家伙会老老实实的待在原地,等着自己回去,虽然当时自己确实是这么说的。

    “还是去看看吧。”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罗宿也就直接发动警车,朝着中午那片富人区开了过去。

    当罗宿刚开到之前那片区域的时候,还没靠近,就看到那长椅上似乎还真的就躺着一个人。

    只不过对方是黑人,在这接近八点钟的晚上,实在是有些看不太清。

    但从轮廓和装束来看,对方似乎还真就是罗宿中午遇到的那名黑人。

    “咔。”

    罗宿开门下车,右手按在腰间,缓步向那名黑人走了过去。

    “yah,你怎么又来了?”

    脏辫黑人似乎并不是在等待罗宿的到来,当他听到动静睁眼看向罗宿的时候,才意识到之前那警察似乎又来了。

    “你还真准备住这儿了?”罗宿知道自己刚才是有些自作多情了,对方看来只是根本就没有把自己的话当回事而已。

    躺在长椅上的脏辫黑人叹了口气,从长椅上坐了起来,“sir,我就睡个长椅,至于吗?”

    说完,黑人抬起右手,露出了一块不知道在哪儿捡的,屏幕都有些破损的电子手表,道:“都八点了,你还不下班吗?”

    “明天,等瘸帮那群该死的家伙离开了我家,我就回去。”

    “要不伱直接把我抓进去也行。”

    说到这,黑人直接摆烂,又躺在了长椅上。

    “瘸帮?”

    听到瘸帮这两个字,罗宿顿时来了精神。今天他刚接下的那个价值一百万美元的任务,可就和瘸帮以及血帮有关。

    在加州,这瘸帮,也被称为crip  gang,是一种在洛杉矶地区出现的帮派。

    他们在这西海岸最具影响力的帮派之一,与血帮、墨西哥帮并列。

    这瘸帮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70年代,当时由一群洛杉矶的青少年组成。这些人通过音乐、时尚和文化结成了紧密的关系,并最终形成了瘸帮。

    瘸帮的标志是蓝色和绿色,在瘸帮的文化中,蓝色和绿色代表着忠诚和家族荣誉,这两个理念也使得他们的组织非常严密,也是瘸帮能够长期存在的原因之一。

    而凭借着这种异常团结的结构,使得他们成为了洛杉矶地区警局最头痛的组织之一。

    而就算到了2023年,在洛杉矶地区,瘸帮仍然是一个具有影响力的大规模组织。

    不过,近年来,由于血帮和墨西哥帮的冲击,他们已经逐渐失去了对当地社区的控制权。

    而且许多帮派成员已经进入了老年,而新一代的成员似乎没有像他们的前辈那样忠诚于瘸帮的理念。

    “你和瘸帮什么关系?”

            从对方的话语中,瘸帮的人似乎正在找他的麻烦。这样看来,对方要么是敌对帮派的成员,要么就是瘸帮的叛徒。

    “我和瘸帮能有什么关系?那群老掉牙的家伙。”

    “呸,明天我就退出去。”

    很显然,这位黑人对瘸帮老人并没有什么好感。

    “看来你对瘸帮的怨念不小。”这个时候的罗宿似乎来了主意,将一直搭在腰间的右手垂了下来,“既然你这么看不上瘸帮,那有没有什么想法?”

    黑人看着罗宿垂下去的手,道:“什么想法?”

    “比如,做个线人?”罗宿想要掌握瘸帮的动向的话,安插线人似乎是一个非常轻松省事的做法。

    “噔。”

    脏辫黑人突然蹦了起来,怒视着罗宿,道:“你这个该死的条”

    “咔。”

    黑人的条子两个字还没说完,罗宿就以一种脏辫黑人从没有见过的速度将腰间的手枪给拔了出来,并死死地抵在了他的额头上。

    “200美元。”罗宿右手持枪抵着对方,左手则在衬衫兜里掏出了几张美元,“我需要瘸帮下个月在长滩市所有的动向。”

    “你能办到吗?”

    此时的黑人虽然额头冷汗直冒,但眼睛却还是不争气的从罗宿的右手转移到了那一叠美元上。

    “200美元要全部的动向是不是.”

    “嗒。”

    罗宿右手大拇指打开柯尔特的保险,道:“能,还是不能?”

    “能,能。”

    罗宿的强势让这名脏辫黑人不敢去猜测对方敢不敢开枪,毕竟只是需要扣动一下扳机,而自己丢的却是一条命。

    “只要你能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内持续提供情报,我会再给你200美元。当然,前提是你能拿到那些情报。”

    “这是我的电话,两天后联系我。如果你想拿着钱跑路,那可就不要怪我”

    “啪。”

    罗宿右手扣动扳机,左轮的转轮转动,一声轻响之后,下意识闭上眼的黑人只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要飘出身体了。

    没有子弹?

    心脏狂跳的黑人重新睁开眼,只见罗宿已经将手枪收好,重新走回了警车旁。

    我,没死

    黑人脑子里虽然没有什么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话,但劫后余生的感觉还是有的。

    他还是第一次面对罗宿这样如此强势的警员,尤其是那掏枪的速度,以及扣动扳机时那种藐视一切的眼神,即使罗宿已经离开,但黑人现在回想起来都还有些恐惧。

    “记住,两天后。”

    已经重新启动警车的罗宿打开车窗,左手食指指着黑人,说道。

    话音刚落,车子就猛地窜了出去,丝毫不给对方回话的机会。

    “去死吧,条子。”

    那黑人在确定罗宿真的已经离开后,才抬起右手,对着警车消失的方向竖了根中指。

    1秒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