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思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西海岸美式居合 > 第10章 妈的干了 第(1/1)分页

第10章 妈的干了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第10章  妈的,干了!

    当罗宿已经在艾特兰蒂克街道‘特训’的时候,之前被他征做线人的脏辫黑人也回到了自己的家,一幢从外面看上去非常破烂的纯木制平房。www.boyishuwu.com

    “贝斯利,你还敢回来?!”

    当脏辫黑人还没走进家中的时候,一声怒斥却已经从屋内传了出来。

    “狗屎一样的东西,我的枪呢!”

    声源由远至近,迅速的来到了贝斯利的跟前。

    相比于有些消瘦的贝斯利,从屋内露出身形的另一名黑人就要强壮得多了。整个人看上去就五大三粗,胳膊都比贝斯利大腿粗那种。

    不过看他花白的胡须,似乎已经是六十好几的年纪了。

    而在这名黑人的身后,那有些昏暗的屋中似乎还有两个同样有些强壮的身影。

    贝斯利瞥了一眼对方挺着的肚子,淡然的道:“卖了。”

    “狗东西!那是我的枪!”听到贝斯利回答的强壮黑人显然非常愤怒,大叫的同时右手往身后一掏,从腰间掏出了一把短管霰弹枪来。

    当这强壮黑人把枪掏出来的时候,屋内一直没有动静的另外两人才赶忙走了过来,道:“麦克!你干什么,别动枪!”

    对他们来说,这贝斯利好歹还是瘸帮的人,自己人对自己人动枪,着实要让外人笑话。

    “这狗屎一样的东西把我的枪卖了!那是我花了1300美元买的枪!”

    很显然,这黑人倒不是对自己的枪有什么感情,而是愤怒于自己钱就这么没了。

    “给。”

    被霰弹枪指着的贝斯利并没有像刚才遇到罗宿拔枪那样慌张,此时只见他将手伸进兜里,掏出了一张美元,道:“这是100美元,剩下的过两天给你。”

    “钱?”

    那黑人麦克见贝斯利掏出的美元,似乎有些惊讶,“伱还有钱?你的钱不是昨天都用完了?”

    黑人麦克嘴里虽然吐槽,但手却也没有闲着,“好,算你这家伙识趣。”

    说完,麦克才收回了指着贝斯利的霰弹枪,“我们走。”

    在麦克的招呼下,在他身后的两名黑人也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贝斯利,别再惹麦克了。对了,明天上午来一下酒吧,坎内拉好像有什么事情要说。”

    最后离开的一名瘸帮成员穿着黑色的皮马甲,白背心,牛仔裤,算是几人中穿得最光鲜亮丽的了。最重要的是,他的牛仔裤并没有向下耷拉着,而是非常规矩的穿在身上。

    而在说完之后,这名黑人才又连忙向着另两位黑人追了过去。

    “一群蠢货。”

    贝斯利望着那三人的背影,嘴里嘀咕了一句之后,便径直走进了屋内。

    其实在此之前,作为瘸帮成员的贝斯利是收到过那黑人麦克送的一把手枪的。

    但前两天由于缺钱,贝斯利便直接将它给卖了。

    不过贝斯利这一卖,却让黑人麦克受不了了,他认为贝斯利丢失了瘸帮的精神,根本就没有忠诚和荣誉可言。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两天黑人麦克才直接占据了贝斯利的家,试图从贝斯利这里要一个说法。

    但谁能想到,一向缺钱的贝斯利最后居然会是用美元来解决了这场危机。

    进入屋内的贝斯利并没有开灯,他早就没有缴纳电费,想开灯也是开不了的。

    “还差1200美元。”

            黑暗中,贝斯利循着过往的记忆挪到了沙发应该在的位置,往后一躺,想要先思考一下剩下的1300美元应该怎么凑齐。他身上倒是还有100,但那是贝斯利留着应急的,倒是没有想过要交给那黑人麦克。

    “嘭。”

    本来还算柔软的沙发并没有出现在贝斯利预想的位置,没有了沙发的承接,他整个人结结实实的砸在了地上,和地板来了个亲密接触。

    “妈的!你们才是狗屎一样的家伙!谁他妈让你们挪我沙发的!”

    躺在地上的贝斯利破口大骂,宣泄着对麦克三人的不满。

    “妈的。”

    再次大骂一声后,贝斯利凭借手腕上那破旧电子手表上的微光找到了沙发的位置,也不管身上在脏还是不脏,直接就躺了下去。

    200

    1200

    贝斯利回想着自己欠的钱,以及罗宿开出的价码,一时间陷入了沉思。

    “妈的!”

    “干了!”

    被麦克欺负到家中的贝斯利越想越气,瘸帮的精神算个屁,根本就不值200美元。

    贝斯利是越想越气,那枪本来就是送给自己的,我卖了又怎么了?

    “该死的麦克。”

    再次骂了一句那壮实的黑人后,贝斯利就这样倒在沙发上睡了起来。

    第二天下午,富人区,罗宿正坐在被贝斯利一脚蹬得有些歪的长椅上,等待着那脏辫黑人的到来。

    当脏辫黑人贝斯利迈着八字,一副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气势走过来时候,罗宿却皱眉道:“你迟到了。”

    脏辫黑人一拉有些松垮的牛仔裤,挠了挠白色背心下的肚子,道:“额,警官,表坏了。”

    贝斯利为了让对方相信自己,还特意将电子手表的那一只手抬了起来,不过这一次那屏幕却并没有像昨天那样亮起来。

    “你就没有别的什么东西能看下时间?”

    面对罗宿的疑问,贝斯利摇了摇头,道:“没有,手机坏了,还没来得及去修。”

    罗宿对这黑人着实有些无语,这家伙还混帮派,这混得也太差了吧?还不如拿个罐头盒子去街上要饭呢。

    “行吧。”

    “你找我来做什么?有消息了?”

    上午9点的时候,还没上班的就接到了贝斯利从公用电话亭打来的电话,说要在‘老地方’见面细说。

    罗宿对于这两人的老地方倒是也好理解,毕竟他和这贝斯利见过面的地方也只有这富人区的长椅了。

    “嘿嘿。”

    贝斯利双手插进兜里,佝偻着身子靠了过来,低声道:“上午我去了一趟坎内拉的酒吧。”

    “你知道坎内拉是谁吧?”

    听到坎内拉的名字,罗宿微微点头。罗宿虽然没有见过这人,但也知道对方是长滩市瘸帮的头头。

    “嘿嘿。”

    贝斯利没有直接将话说下去,而是脸上带笑,坐在了长椅的另一头。

    1秒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