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思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转生竹鼠开始极限求生 > 第48章 魔法床弩 第(1/1)分页

第48章 魔法床弩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第48章  魔法床弩

    不同于全神贯注控制音乐节奏的贝尔,埃杜的所有心思都被激情高亢的音乐节奏携带,他在恍惚之间好像能看见激情打击乐笼罩地中所发生的一切。m.mankewenxue.com

    从战场中某个冒险者与魔兽交锋处的碰撞声,到整个战场上爆散的混响,埃杜好像听见了所有声音,但一个恍惚间,埃杜的意识又从这些声音边迅速溜走。

    埃杜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他从未在任何吟游诗人口中听见过有关这种情况的描述。

    他能听懂兽语的能力,在此时发扬光大,意识流淌在战场边缘,埃杜听清了嚼火鬣狗们的交流。

    它们很聪明,有着独特的战斗嗅觉,以及攻击节奏。

    嚼火鬣狗们不喜欢和势均力敌的对手正面战斗,没有生物会愿意让自己受伤,它们进入战场是打着收割战场的主意。

    按照它们的预计,这时的人类冒险者,应该已经受创严重难以抵挡它们的进攻才对。

    但当嚼火鬣狗真冲到矿场营地中时,它们傻了,眼下的情况不对劲啊,为啥这里的人类一下子又变得极为生猛了?

    眼见形势不妙,这六只嚼火鬣狗快速交流,准备立马后撤。

    它们作为竹林中霸主级的魔兽,整个竹林都是它们的大本营。

    退意已定的嚼火鬣狗,本准备保持威慑姿态悄然后撤。

    但在此时,埃杜大喊了一嗓子,声音顺着魔力灌进了所有冒险者的耳中。

    “全部冲上去!拖住!”

    负责指挥的猎人反应速度很快,他知道不能放嚼火鬣狗就这么回归山林。

    若是在嚼火鬣狗心里留下了他们是能够轻松击溃的形象的话,这些家伙是不会停止对营地的袭击的。

    “甩连枷!”

    冲在前方的那个战士一声大吼,带着身边的同伴甩出一堆连枷。

    这些沉重的武器瞄准的是嚼火鬣狗的身后,封堵住了它们的退路。

    一群冒险者,此时也将自己修习多年的职业技能尽数用出,给这六只嚼火鬣狗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由于在高亢打击乐声中,人类冒险者的反击势头太过旺盛,周围本就溃散的魔兽群,完全不能为嚼火鬣狗充当屏障。

    一时间,嚼火鬣狗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境地。

    它们后撤的时机被耽误了十几秒,这短短十几秒,已经足够冒险者们发动最强烈也最无法反制的攻击了。

    “嗡——”

    强烈的嗡鸣声,强势插入了贝尔所打造的音乐节奏中。

    一根大概有着一米半长的箭矢,如同流光一般闪过营地之中,瞬间将一只嚼火鬣狗的脖子射穿,带着它的身子直直飞入静谧的夜色中。

    这闪烁着魔力光彩的巨大箭矢,是营地中长河冒险团留下的强力武器,是受到管制的守城器械。

    这种魔法床弩是被各大城市明令禁止流通的危险武器,但明令禁止这种话,听多了就只会将其当成一句屁话了。

    由人运行的管理系统,无论有多么的精妙,作为运行条件之一的人,都会成为巨大的漏洞。

    更不用说,在这个管理学还没有系统化明确化的世界了。

    军械可以‘被老化’、‘被报废’,从而报废到了某些势力的手里。

    矿场营地中的魔法床弩,就是长河冒险团威严和对矿藏收益的重视。

    这需要两个熟练工才能操作的武器,虽然启动缓慢,每一发箭矢都昂贵且不可回收。

    但它的威力是有保障的,箭矢射击极为精准,洞穿嚼火鬣狗后,带着嚼火鬣狗几百斤重的身子继续向后飞行了十多米势头都不见减缓。

    “战斗……赢了。”

    看见了魔法床弩出现在这边战场,作为指挥的猎人,嘴里轻声呢喃了一句。

    而此时,又是两根魔法箭矢,从营地深处架设的高台上射了出来。

    “嗷呜——”

    箭矢没入嚼火鬣狗体内,伴随着一声悲鸣,嚼火鬣狗们撤退了。

    三根射出的箭矢,准确无误的杀死了三只嚼火鬣狗,而在嚼火鬣狗慌乱撤退的路上,士气大涨的冒险者们,也趁势围杀了一头嚼火鬣狗。

    四头嚼火鬣狗的死亡,这方宣告着营地保卫战的结束。

    在魔法床弩的箭矢命中后,贝尔和埃杜的演奏就已经结束了。

    埃杜身体僵硬,双目愣直看着前方的战线,他说不出话,两手垂在身边颤抖不已,完全捏不住自己手中那根本没多少重量的木棒。

    呆愣愣的埃杜,看着嚼火鬣狗不断死去,脑中一片空白。

    而在他的脚边,贝尔抽搐在地,疯狂呕吐,浑身上下没有一根肌丝不疼的。

    作为这场演奏的主导者,贝尔的状况比埃杜还要糟糕,已经进入了接近濒死的状态。

    “喂!小鬼头!”

    也是在这时,作为指挥的猎人两个健步跳到了埃杜身边,大声叫了他一声。

    眼下战斗结束,原本极为复杂混乱的局面,一下子就变得极为明朗简单。

    参与战斗的所有人,都不会忽视战场中响起的那一轮强劲的音乐,此生也不会忘记他们眼中这个不起眼的小不点了。

    “小鬼头,你怎么不说话?!”

    “喂,这小子可不能出事啊!”

    两声惊呼,引来了附近的冒险者,战斗结束了,他们可不能让大功臣出事。

    一群冒险者就围住埃杜,有医疗常识的几个人越众而出,简单的检查了一下埃杜的情况后,大松一口气。

    “只是,魔力亏空,肉体到达了极限。”

    得到了埃杜性命无忧的结果,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几个状态稍好的汉子,用手揉散了埃杜的身上僵硬的肌肉,让埃杜顺利且放松的晕了过去。

    打扫战场的任务还未开始,但现在确定埃杜无碍后,冒险者们将他就地安置,分散开来做起了自己的事。

    之前冒险者围拢过来时,贝尔强行挪动身子,滚到了横放在地的木桶旁,避免自己被冒险者踩踏。

    但在冒险者离开时,有个盗贼瞥见了角落处的贝尔。

    他看着浑身抽搐颤抖的贝尔,认出了这是一直跟在埃杜身边的白毛鼠,没有给贝尔来上一刀。

    这时,贝尔不得不庆幸自己一直跟在埃杜身边,又有相当显眼的白毛特征了。

    “得亏这些冒险者都记住了我的白毛,不然我就和那些普通竹鼠一样,被自愿中暑了。”

    1秒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