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思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大小姐作精在恋综也会be吗 > 第12章 第(1/1)分页

第12章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管家端着醒酒汤上来的时候,夏柚已经睡得迷迷糊糊了,他一时间有点进退两难,现在把夏小姐喊醒喝醒酒汤的话,估计她要有起床气的吧。m.ruxueshu.com

    祁翌站在门口,语气淡淡的。

    “先放着吧,等她醒了我给她喝。”

    “好嘞。”管家如释重负,轻手轻脚地走进房间,把醒酒汤放到床头柜上。

    转身离开时,他才发现,视线范围之内怎么全是男士的东西?

    管家心神一荡,呼吸滞住。

    天呐,这是祁翌的房间?

    夏小姐居然睡在祁翌床上?

    所以,两人同居了?

    不愧是夏小姐,这么快就把祁翌给拿下了。

    欲擒故纵果然管用。

    管家脸上散发出由衷的微笑,啧了声,走出房间,经过祁翌时还给了祁翌一个肯定的眼神。

    那眼神,仿佛丈母娘看女婿似的。

    祁翌对管家这个突如其来眼神的莫名其妙。

    他看着管家:“?”

    “我就先出去了。”管家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叮嘱,“夏小姐就麻烦你好好照顾了。”

    祁翌微微颔首:“放心。”

    管家走后没多久,夏柚就开始在床上动来动去,哼哼唧唧地喊头疼。

    祁翌把她扶起来,喂她喝了醒酒汤。

    醒酒汤下肚,夏柚头疼得到几分缓解,混沌的思维也稍微清明了些。

    然后。

    她的情绪就奔涌而至了。

    夏柚迷迷糊糊地盯着祁翌的头,觉得那一头黑色的发丝就代表了祁翌黑化的程度。

    都黑化这么多了?

    凭什么啊?

    她顺手就把枕头扔在了祁翌身上,娇气而愤然道:“我得罪你了吗?虽然我作,但是哪次也没有损害你的利益吧?我作的时候也有替你考虑的,难道你都看不出来?你怎么这么笨啊……”

    祁翌把枕头放到一边,语气冷静:“比如?”

    一口气说完那么长一段话,夏柚又开始脑袋发晕想睡觉了,她强撑着精神,努力回忆:

    “比如第一天,我让你捂手,最后是什么结果,你不用和我一起出场了,这不正合你意吗?”

    “……我让你背我,但是也给你遮阳吹风扇了啊。”

    “我为什么非要住总统套房……难道你想和我一间房挤单人床?”

    “还有剥虾,为什么让你先试吃,你该不会真的认为我是弱智儿童吧……”

    “……你才弱智儿童呢……”

    “还有……”

    夏柚越说声音越低,困意袭来,她就又缩进了被子里。

    “为什么?”祁翌问。

    夏柚翻了个身,嘟囔了句:“闭嘴,别吵我睡觉……”

    很快,房间里响起均匀的呼吸声。

    夏柚睡着了。

    月光透过轻纱窗帘洒进房间,在床上拓下一片温柔细腻的光。

    夏柚白皙精致的睡脸上也仿佛被镶上了一层柔光,干净而纯粹。

    耳垂上的粉痣沐浴在月色里,若隐若现。

    祁翌看着夏柚,一时间有点理不清思绪。

    静谧的夜色里,龙蛋微蓝的光熠熠闪动,光圈内,显示[来自夏柚的善意值+3.5],其中1个正是今晚夏柚让他剥虾时,龙蛋收集到的。

    所以,从一开始,龙蛋的判断就是正确的,夏柚对他,心存善意。

    可是为什么呢?

    一个人真的能有如此巨大的转变吗?

    她,真的是夏柚吗?

    ……

    第二天,夏柚醒来,惊恐地发现自己居然在祁翌床上。

    她“腾”地一下坐起来,下意识地就去看自己身上的衣服。

    还好,衣服都穿的好好的。

    她舒了口气,倒不是怕祁翌对她做什么,而是怕醉酒的她对祁翌做什么。

    毕竟酒品不咋好的人,真不敢保证自己喝醉了会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更让人绝望的是,她喝醉了还会断片。

    夏柚坐在床上,敲了敲额头,努力回想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她会在祁翌床上醒来。

    可惜想了半天,她对昨晚的记忆也只到了她晃进洗手间就戛然而止。

    夏柚有点心虚。

    她没做什么过分的事吧?

    毕竟从祁翌床上醒来这事太吓人了。

    想了想,她把精宝给喊了出来,决定先探探情况。

    【精宝,你有回放功能吗?】

    精宝扇着小翅膀。

    【叮,这个功能精宝还没开发出来呢。】

    算了,是她妄想了。

    夏柚对精宝说:【那给我看看祁翌现在正在做什么?】

    不会是正在黑化吧。

    小爱心变成显示屏,屏幕里祁翌正坐在沙发上打电话。

    “帮我约个皮肤科专家……没什么,就是想咨询下,一个成年人,突然新长出一颗痣,这个常见吗?”

    “额,还有,突然长痣会导致一个人性情改变吗?”

    “不是我……挂了。”

    夏柚摸了摸自己耳垂。

    哦嚯,那就是她咯。

    咨询她的痣可以理解,但是说她性情改变是什么鬼?

    难道她昨晚耍酒疯了?做出什么有违常理的事情了?

    夏柚想了想,又让精宝播放二虎在干什么,希望能从二虎的大嘴巴里寻找些蛛丝马迹。

    小爱心屏幕里,二虎正辛勤地帮节目组搬东西呢,然后他似乎看到了谁,挥了挥手往前走去。

    画面一路跟着二虎延伸,最后展示出二虎和王管家面对面站着。

    二虎:“王管家,夏小姐昨晚没啥事吧?”

    管家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夏小姐能有啥事,就算有事,那也是好事。”

    二虎挠头:“她不是喝醉了吗?能有啥好事?”

    “你还不了解夏小姐?”管家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凑近二虎,小声提示,“昨晚夏小姐可是睡在祁翌床上,咱们夏小姐厉害着呢。”

    二虎惊讶状:“所以夏小姐欲擒故纵成功了?!”

    十秒时间到,画面消失,夏柚耳边恢复了清净。

    房间里也陷入寂静。

    夏柚无语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在管家和二虎眼里,她就这形象?

    是时候找茬扣他们工资了。

    楼下广播响起,请各组嘉宾下楼。

    夏柚拉开门,刚好碰到祁翌经过。

    看样子是打算下楼了。

    两人视线相接。

    空气安静几秒。

    一想到自己正从祁翌房间出来,夏柚就觉得有点澹她率先错开视线,佯装若无其事地说:“你先下去,我等会。”

    说完,她就往自己房间走去,还心理素质相当优秀地走出了骄矜优雅的步伐。

    身后,祁翌淡淡的声音传来,似乎还浸了几分揶揄的笑。

    “夏小姐睡得好吗?”

    夏柚脚步顿住,在心里吐槽他肯定是故意的,然后不情不愿地转身,娇气地皱皱眉:“睡得不太好,昨晚喝多走错房间了,你的床不太舒服。”

    祁翌瞥了眼自己房间,轻飘飘地问:“夏小姐还记得昨晚的事?”

    夏柚心虚:“昨晚……我做什么了吗?”

    “你不记得了?”

    “断片了。”夏柚坦然回道,偏头笑眯眯地看着祁翌,“如果做了什么过分的事,多担待哦。”

    祁翌轻飘飘的视线圈住她几秒,顿了顿。

    “……倒也没做什么。”他单手插兜,半靠着门框,远远地望着她,突然笑了声,“就是夏小姐耳垂上画的痣,沾水都不掉,纹的?”

    夏柚:“……”

    这家伙就是成心的,都已经要去咨询皮肤科专家了,还在这装什么大尾巴狼。

    看来是对之前她骗他痣是画上去的,耿耿于怀,阴阳怪气她呢。

    夏柚决定也气气他,认真点了点头:“嗯,就是怕沾水会掉,刚纹不久,逼真吧?”

    对面无语了几秒,顿了顿,面无表情道:“我先下去了。”

    ~

    夏柚把自己收拾了一番,在化妆师小栗的帮助下,妆容和衣着都妥当之后,才不紧不慢地下楼。

    其他几组嘉宾已经坐在餐厅吃早餐了。

    夏柚坐到祁翌对面,问:“早餐吃什么?”

    祁翌指了指工作人员举着的广告牌:“三颗星,要么兑换两个烧卖一杯牛奶?”

    夏柚娇气地皱皱眉:“只有一杯牛奶?谁喝?”

    祁翌晃了晃手里的玻璃杯,答非所问:“我喝水。”

    行吧。

    夏柚满意了,心想祁翌虽然说话气人,但是还挺有绅士风度的。

    箫甜见夏柚喝牛奶,祁翌喝白开水,又开始操贤惠人设,笑靥如花地对唐金说:“如果只有一杯牛奶的话,我愿意让给你喝。”

    隔壁桌卫淼听了,也故意凑热闹,对梁冰说:“如果我们只有一杯牛奶的话,我肯定让给你喝。”

    老牌影帝周衍也紧跟着对韩茉说:“如果只有一杯牛奶的话,就给你喝。”

    弹幕飘过一片哈哈哈。

    【嘉宾们好可爱,怎么还攀比上了!】

    【只有我们甜甜最贤惠!】

    【这么说,只有一杯牛奶的话,女嘉宾中只有箫甜没牛奶喝?】

    【贤惠是贤惠,就是有点惨。】

    【其实我觉得像夏柚那样率真自我挺好的,女孩子就是要爱自己第一位啊!】

    ……

    箫甜沉浸在秀贤惠中,继续说:“你看,我们昨晚吃得简单点,就有更多星星兑换早餐了,俗话说早餐要吃好,所以我就兑换了丰富的早餐。”

    周末CP他们星星比较多,早餐也吃的挺好,相比之下,只有三颗星的冰水CP和互锁CP餐桌上的食物就确实有点简陋了。

    弹幕一时间有点吵闹,各家粉丝纷纷发表评论。

    【甜甜最能干了!】

    【箫甜什么意思啊?怎么感觉她在影射夏柚他们呢?】

    【冰水粉也觉得有被冒犯到。】

    【有些人别自作多情了,甜甜只是就事论事而已。】

    【讨厌夏柚,又害翌哥没早餐吃!】

    周末CP见状,主动招呼工作人员,又兑换了些吃的分给梁冰和夏柚。

    夏柚眉眼弯弯地表示感谢。

    周衍摆摆手:“别客气,昨天你也分享了很多早餐给我们吃啊!”

    接着二虎干活回来了,远远瞧见夏小姐餐桌上似乎还没昨天丰富的样子,果断又用几个深蹲和痛心疾首的眼神,换来了导演答应把他的工作餐让给夏柚。

    眨眼之间,夏柚什么都没做,但是面前又摆满了吃都吃不完的丰富早餐。

    弹幕瞬间又热闹起来,刚刚还不敢说话的互锁CP粉们立马扬眉吐气了。

    【就是说,夏柚什么时候饿着过翌哥了?】

    【跟着夏小姐,吃香的喝辣的,翌哥就偷笑吧!】

    【哈哈哈,突然有种翌哥吃软饭的赶脚?】

    【就凭翌哥这张脸,他值得!】

    【看箫甜表情,便秘似的。】

    【哈哈哈,吃饭呢,别乱说】

    ……

    吃完早饭,导演出来宣布今天的任务。

    “古人云,劳逸结合、张弛有度,前两天的任务各组嘉宾都完成的非常好。接下来两天,节目组特意给各位安排了更有趣的任务―――”

    导演摇头晃脑地说完前半句话,卖关子似的顿住。

    嘉宾们忍不住好奇,七嘴八舌地问:“更有趣的?是什么任务?”

    梁冰:“比逛游乐园还有趣吗?”

    周衍:“比公费逛小吃街还有趣吗?”

    “快点说吧导演,好期待啊!”

    导演很满意大家的反应,隆重揭晓:

    “―――荒岛求生!”

    “……”

    嘉宾们集体缄默。

    两秒后,又集体爆发。

    “天呐,荒岛求生?还要两天?我们这个不是恋爱综艺吗?”

    “哈哈哈,好担心我们会不会在荒岛上殉情。”

    “原以为前两天的任务是劳逸结合中的劳、张弛有度中的张,结果,啊!毁灭吧……”

    “节目组也太狠了吧!”

    “不怕不怕,这不导演也得跟着我们一起荒岛求生嘛!”

    节目效果拉满,导演大手一挥,宣布:“给大家十分钟时间收拾行李,每组只能携带一个行李箱,十分钟后准时出发!”

    夏柚这才从漫不经心中回过神来―――

    一个行李箱?

    荒岛求生??